你的位置:大连湾仔科技有限公司 > 服务项目 >

    
发布日期:2023-10-15 15:12    点击次数:108

《漫长的季节》进入下半程揭秘阶段,不断反转的剧情让观众直呼CPU被烧干了,但在悬疑引发的头脑风暴之中,故事还藏着不少观众忽略的悲情父子关系。

对于王阳、王响这对父子,如果将角色单独拉出来,观众对两个角色都有一点的好感,但若将他们放在一起,经常出现“废物老爸、低智儿子”的点评。

尤其是王响被邢三陷害那段剧情。

儿子被陷害父亲却他向陷害自己的人低头道歉,这让很多观众替这对父子觉得窝火的同时,也不满于王阳的内硬外“软”与王响的冲动“不顾后果”。

相对来说, 观众稍微能理解父亲王响的决定。

当时受社会风气与个人前程束缚,如果王响不及时妥协,迫害者们众口铄金,很可能会让儿子王阳前途尽毁,为了儿子放弃尊严,老父亲心态让人泪目。

但《漫长的季节》想从他们两人身上挖掘的并不是老一辈单方面付出的亲情与感动,而是一场由时代、观念、代沟造就的悲情父子关系。

父亲的“稳定”

七话在本剧弹幕中经常看到有观众吐槽王阳“不务正业”,认为他既不好好上学也不老实工作,一天到晚只想着谈恋爱,是让人不省心的叛逆儿子。

有这种追剧感受的观众,很可能忽略了其中的因果关系。

想明白王阳的行为,先要看懂他的父亲王响,在王阳父母那一辈人里,大家习惯了稳定与被安排,生活按部就班的前行,一切都是一条笔直可见的路。

比如王响与他的父亲。

父辈是钢厂元老,自己长大后同样进入钢厂,在王响原本的家庭规划里,他未来也能给自己的子女拿到一个钢厂工作岗位,亦如其他老工人的想法。

在早期,这种现象是人们默认的“潜规则”,优先录用员工子女或者父母病退后岗位由子女顶上是很常见的现象,而一个正式的国企岗位,亦是稳定保障。

所以,对王响来说,他的子女未来想要过得好,只有两条路可以走,一条是通过高考进入大学;另一条是凭借老员工后代身份拿到钢厂正式岗位。

第一条路在学渣王阳这里已经确定走不通了。

于是王响把所有心思都放在替儿子争取钢厂工作,但荧屏前的观众清楚他们正处于国企转型年代,不仅不可能替后辈争取岗位,甚至自己的饭碗也将难保。

对于此时的王响来说,他表面仍旧是骄傲的老桦钢人,内心其实很恐慌,因为时代在变,而大半辈子都被“安排”着向前走的他,完全不知该如何招架。

在王响撞破厂长私情那里,不少观众觉得他太“窝囊”,没有借这个把柄顺势要挟厂长给儿子安排工作,七话倒觉得编剧安排的角色反应更符合人物设定。

不是王响想不到可以借此要挟对方,而是“踩红线”对大半辈子都循规蹈矩的他来说太难了,仅送酒已经让他颠覆了世界观,何况踩更敏感的另一个红线?

服从、稳定、正直已经刻入骨血,对子女的未来规划也在他原本被限定的“圈”子里打转,而世界的变化注定王响所求并不可行,身处其中的他却不知道。

与儿子的“迷茫”

没能考上大学,也没能被父母安排进钢厂的工人子女都在干什么?镜头有过相应暗示,他们大多都成了社会不安分子,比如偷警车备胎的那位小混混。

对方听到王响诉说父亲工作有多么正直时的反应很耐人寻味,很明显,父辈们引以为傲甚至坚守的东西,因为工作无法“继承”,已经在年轻一辈丧失了权威。

如果让当下的年轻人来处理这种情况,可能大多数人都比他们乐观:不就是进不了父母工作的钢厂吗?可以出去闯,90年代那么多机遇在等着他们。

但还是那个问题,我们在这个时代看过去,看到的都是机遇,当时的他们看周围,却都是不安与迷茫,父辈没有经验给到他们,同时也束缚着他们。

亦如王响之于王阳。

上不了大学又进不了工厂的王阳,其实已经在听取同学的建议打零工自给自足,在王响的回忆里,观众也能看到王阳其实一直想离开家乡闯一闯。

后续王阳去舞厅当服务员,不仅是为了追沈默,还因为他的确需要一份工作。

但王阳此时的选择与想法,对父亲王响来说宛如颠覆世界观:工人子女怎么能堕落到去服务员?没有正式岗位,未来怎么可能有安定的生活?

是不是回到观众最初的问题了?并不是王阳“不务正业”,而是王响不允许他到外地打工,他在本地能争取到的工作,在父亲眼中又是“堕落”的。

能找到的工作父亲不允许做,父亲觉得他应该做的工作又无法争取到,对于少年王阳来说,他对未来充满美好的幻想,又深陷迷茫之中。

王响坚持将自己的生活经验套用在少年王阳身上,一定程度上也是家庭悲剧的诱因,被“圈”子束缚住的王阳,注定无法看到更广阔的天地。

守护与放手

多年后王响与收养的小儿子王北相依为命,在王北高考时,王响教育孩子的态度180度反转,他希望王北能“走出去”,鼓励他见识更大的天地。

这段剧情也一度让不少观众觉得难以理解,明明王北更希望和父亲一起生活,为何强行要将他推出去?因为把儿子束缚在身边,已经让他吃足了教训。

时间的变迁让王响明白了大儿子王阳当初的迷茫,理解了他想要见识更广阔天地的目的,面对人生将要进入下一个阶段的小儿子,他很害怕重蹈覆辙。

曾经留住大儿子,是为了守护,如今放手让小儿子去飞,亦是为了守护,这位经历太多人生转折与苦难的老人,一直在用他最大的努力去为孩子的未来铺路。

这也是无论王响之于王阳,还是之于王北,他们的父子情都存在有让观众泪目点的关键,老父亲不一定给了孩子最好的安排,却一直在努力爱着他们。

客观来说,在年轻一代眼中,老年王响的想法与教育理念无疑还是存在局限的。

此时的他过度重视推儿子出去成长,忽略了亲情之于孩子也是重要的羁绊,对于子女来说,应该在为他们“计深远”的同时,避免他们的人生留下另一种遗憾。

如果王北听从父亲的建议果断远去,未来会不会因为没能陪父亲走远更多余生而痛苦自责?我们没有办法推测,但从王北的眼泪来看,当下的他有遗憾。

刚好呼应了当初王母与王阳的对话。

世界变化很快,经历过父亲安排的王阳,将来也未必能弄明白如何对待子女才是更好的选择,经历过遗憾的王响,也未必给小儿子选了一条更好的路。

但我们可以从变化的社会中不断学习,以更开明、积极的心态面对亲子关系,尽量减少王响与王阳的父子悲剧,努力创造更健康、美好的亲子关系。



  
友情链接:

Powered by 大连湾仔科技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